建立貫穿IT生命周期的一站式服務平臺

行業新聞
行業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:主頁 > 資訊動態 > 行業新聞 >

大數據也有“成長的煩惱”

日期:2016-04-12 閱讀量: 文章來源:未知

盤點當下的高熱詞,“大數據”是其中之一。然而,大數據卻遭遇數據難以共享等諸多困難,數據的公信度和權威性因此打折。同時,大數據在應用、交易、法律環境等方面也面臨著不少制度性難題。

“高熱”之下有“冰點”

業內專家擔憂,大數據“高熱”下掩蓋著“冰點”,這些“冰點”將阻礙剛剛起步的我國大數據產業的健康成長。

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、數據委員會會長車品覺認為,目前,大數據行業最突出的問題是“只見樹木,不見森林”。移動互聯網、電商等是“重用”大數據的重點領域,而大部分傳統企業對此卻缺乏意識,甚至還不清楚如何利用數據。

同時,大數據應用的深度也遠遠不夠。“國內的不少企業僅是利用大數據模型做營銷方案,而像谷歌、亞馬遜等國際知名企業,已將大數據思維全面融入公司管理。”車品覺說。

找不到數據是數據應用企業面臨的普遍困擾。海爾家電產業集團營銷總經理宋照偉直言,海爾希望獲知用戶的多維度行為習慣,但能夠掌握的信息渠道仍然狹窄,信息量不夠理想。

“拿走數據的多,貢獻數據的少。”貴陽大數據交易所執行總裁王叁壽表示,不少企業以保護商業機密或節省數據整理成本等為理由,不愿意交易自身數據,直接導致交易所的數據量不夠豐富。

以阿里巴巴旗下的“芝麻信用”為例,其評分依據的數據只來自支付寶平臺,本身公信力有限,而其他企業希望能利用支付寶相關數據時,又很難獲得。

同樣,政府數據公開程度也非常有限。比如,銀行在為客戶辦理信貸業務時,只能查到其在當地的工商信息,無法獲知其在外地的情況。

對于個人數據隱私保護、數據權屬、政府數據公開等問題,目前尚無明確的規定,因此,糾紛時有發生。

以朱燁訴百度侵權案為例,2015年,網民朱燁發現自己用百度搜索關鍵詞后會收到相關廣告推送,因此將百度以侵犯隱私權為由告上法庭。法院一審認定百度侵犯朱燁隱私權,但二審卻撤銷一審判決。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中心研究員朱巍表示,兩級法院給出截然相反的判決,說明法律界對此類新情況認識不一致。

三大基礎性“缺陷”待彌補

專家從三個方面分析了產生上述問題的原因,并認為這是我國大數據產業發展必須加快彌補的三大基礎性“缺陷”:產業信息化尚未完成;“大數據思維”未成行業共識;監管和立法滯后。

ibm大中華區大數據與分析部數據分析產品線主管洪建勛研究發現,目前國內大量客戶還停留在將80%的時間用在數據獲取上,還缺乏系統化整理,更談不上“商務智能”應用了。這和企業信息化水平較低有直接關系。

洪建勛介紹,興于上世紀末發達國家的“商務智能”管理,即“用數據說話”,這種管理方式的普及大大提升了信息化意識和水平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書長姜奇平表示,信息化是大數據的基礎,而信息化的推進都是先從消費者開始,然后才傳導到企業和政府。農業、工業、能源等行業的數據化還需假以時日。

車品覺表示,現在企業大多將大數據作為工具,導致“要數據的不知道大數據從哪里來,做數據的不知道大數據如何用,用數據的人擔心真實性不敢用”。

也正是因為“大數據思維”未能達成共識,數據互惠共利的環境難以形成,推動數據共享就比較艱難。

大數據產業發展之快難以想象,但對于數據權屬、個人數據隱私、政府數據公開等,目前都缺乏具有針對性的法律法規。而且,大數據作為新型資源,目前還沒有明確專門的監管部門。

“企業和政府收集的數據拿來交易,這個數據究竟是誰的?比如政府收集了企業的數據,那么這些數據是企業的還是政府的?國家鼓勵數據交易,但在法律方面要進一步明確,讓行業發展有法律依據。”王叁壽說。

朱巍介紹,現在對個人數據的保護,大多依照2012年通過的“關于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”,這已遠遠不能適應目前行業的發展現狀。

加快發展探索成長之路

業內人士認為,我國大數據產業在目前乃至較長一段時間或都處于“成長煩惱期”,這也是大數據產業從稚嫩走向成熟的必經階段。因此,要在加快發展中探索成長之路。

從規模上看,2015年我國大數據市場僅有102億元,不及一家股份制銀行一年的凈利潤。而在國內以及境外的資本市場上,還沒有出現中國的大數據行業巨頭。

關于大數據應用問題,清華大學數據科學研究院執行副院長韓亦舜表示,大數據產業仍在起步階段,隨著社會信息化程度加深,數據源也將更加豐富,大數據應用范圍將不斷擴大。

“隨著經濟轉型升級,勢必有越來越多的企業將借助大數據實現增長。”ibm大中華區大數據與分析部大數據與分析業務技術總監劉勝利表示。

對于大數據共享的困境,業內專家指出,這在全球都是一個難題。目前,我國正探索建立大數據交易所,以交易驅動數據共享;有的行業內部已經形成企業間互換數據的慣例,如我國參與的國際間衛星數據交換交易、移動互聯網公司間的數據互換等。春節期間,微信支付、支付寶、百度錢包等聯手諸多商家推出促銷活動,本質上也是一種數據互換、互惠共利。

另外,可以借鑒國外經驗,對政府數據進行更好的挖掘、利用,如將非涉密的政府數據放在網上,供社會查閱。

在大數據立法與監管層面,業內人士建議,應確定監管部門,完善相關立法。在立法短時間難以完成的情況下,應加緊制定有關大數據的標準、規則、指引,引導行業規范發展,加強隱私保護,促進政府數據開放。

下一篇:和頤酒店女生遇襲事件背后 怎么拯救酒店安防 ?? 上一篇:我國智慧城市的“兩新”實踐模式

北京赛車pk10